9. On Hong Kong (FutureChina Global Forum)

9. On Hong Kong (FutureChina Global Forum)


Q: 您刚才说了一个数字,就现在新加坡是中国海外投资最大的国家。 之前,我们知道,这个数字一直是香港。 PM: 香港不算在内,因为香港算是在海内。 【观众笑声】 Q: 那个清楚了。 就是香港和新加坡在这个方面有没有竞争? 在作为世界跟中国联系方面呢? 像您的普通话讲得呢么好,香港很多人普通话讲不好。 PM: 可是我广东话就不行了。 Q: 第二个问题是,新加坡在整个国家治理,城市治理, 一直是中国很多人觉得是应该学习的样本。 您觉得在这个方面,特别是因为我自己是在法律专业的,那在法制建设方面, 新加坡能为中国提供怎么样的经验? 谢谢。 PM: 首先,新加坡跟香港竞争, 我不知道昨天又没有问董建华先生这个问题。 因为对新加坡来说,我们不觉得我们是跟香港竞争。 我们承认香港就在中国的门口,并且是一国两制, 所以跟新加坡的地位完全不相同,这个我们完全了解、接受。 香港在中国的投资我想比我们大十倍吧。 可是我们有一个不同的立足点,所以我们得世界观跟香港不相同。 我们关注的,不只是中国, 也是东南亚,也是南亚 – 印度,和其他南亚国家, 也是澳大利亚和大洋洲一些国家, 和世界其他重要的经济。 中国是重要的贸易伙伴和经济伙伴, 可是不是唯一的靠柱,所以跟香港不相同。 对香港来说,香港跟全世界都有交往, 但是中国是香港最大一个决定成功的因素。 香港人觉得这是,我很难替香港人说话, 不过香港人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靠山,但是也是一个不小的压力, 所以我们地位跟他们不相同。 人家说我们跟香港竞争, 我说这个世界很大,我们两个小地方没有竞争的风险。 我们当然有时,大家都一起拼, 但是很多时候是可以合作,可以和友善的往来的。 我们香港朋友很多,我相信香港新加坡人朋友也不少。 你谈到法制的问题 – 我们治理国家跟中国治理国家方式有什么互相借鉴的地方。 我看,我们两个国家政治系统不相同。 我们是多党制的国会民主制度, 中国是共产党治理国家的。 中国也有中国的政治,可是很多是党内的政治。 我们有我们的政治,政治尤其是党跟党之间的一场博弈。 整个系统,重要的是,我们无论政治是如何演变, 我们都希望从政的人会承认他们的任务是为新加坡争取成功, 而不是为他们的党,或他们的一部分社群争取里利益。 这个是一个很基本的因素,我们新加坡跟其他国家不相同。 其他国家党跟党之间斗争,我有我的派系,你有你的派系。 可能我的派系是某个地理、地区。 你的可能是另外一个地区。 或者可能我的是劳工阶级,你的是资产阶级,或者是靠种族、宗教分阶的。 我们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希望代表的是绝大部分新加坡人的利益。 不分种族、宗教、言语,也不分贫富, 也不管你是在新加坡的东部国西部,南部或者北部, 我们都希望你支持行动党,我们也都会尽我们的能力为你们服务。 所以这个跟多党竞争至少是张力,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矛盾。 但是,我们觉得, 我们如果能够维持这样的一个政治系统的话,对新加坡是很好的。 如果我们变成另外一个制度 – 行动党只是代表穷人,或者只是代表富人,或者只是代表华人, 那新加坡我看会变天了,这个是很坏的一个现象。 所以中国说三个代表,也可能是由类似的一个构想, 就是不只是代表某一个阶层的人,而是代表社会里所有阶层的人, 所有前进的,为社会服务得分子。 如何做呢? 社会里不是没有矛盾的,中国当然有一些社会矛盾,我们也有一些社会矛盾。 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尽量化解这个矛盾, 能够由一个党代表各种不同利益的话, 我看国家的稳定,国家的前途比较有保障。 这个是我们的经验,中国当然情况很不相同。 中国的经验,我看你比我多很多了。

Danny Hutson

6 thoughts on “9. On Hong Kong (FutureChina Global Forum)

  1. 新加坡说的不就是大陆推行的一党专政嘛 确实很稳定。特别是共产党已经有9000万党员 可以说基本代表了社会的各个阶层 当然 反党反中份子除外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